“萌”物来袭!神农架国家公园建设生态走廊 人与动物和谐共生

2021-06-16 来源: 启达旅游频道

央视网消息:湖北神农架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是前期十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之一,也是我国动植物资源最为丰富的区域之一。在这里,除了以金丝猴为代表的土生土长的本地物种,还有两名从异地他乡请来的客人——国宝大熊猫。这两名特殊的客人与神农架之间具有意想不到的历史渊源和曲折故事。我们一起去探访。

四年前,一对大熊猫在工作人员随行下,从四川都江堰启程出发,辗转陆空交通工具,抵达了湖北神农架的新家。至今四年多过去,它们的生活现状怎么样呢?记者探访了它们的家园。

在一方树荫遮挡、干净幽静的院馆中,大熊猫奥运和韵韵两个可爱的小伙伴正躺在着,美美地撕开嚼了一番竹子之后,迈着悠闲的步伐舒活筋骨、去找时间。院子里还为它们专门修筑了娱乐设施,如果谁兴致来了,就可以攀爬上秋千架,悠悠荡荡消遣一番。作为靠“卖萌”成为动物界明星的它们,游客和志愿者的探访让它们清凉寂寞的时光有了出口。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科学研究院工程师 刘绪霞:“奥运”的话性格比较活泼比较调皮有点人来疯,早上的时候一般是上午8点到11点的时候到室外活动,每天都是人越多越高兴。然后“韵韵”的话就是有点自娱自乐,喜欢自己玩的那种。

“奥运”和“韵韵”,从名字就能误解到它们不同寻常的简历。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科学研究院大熊猫馆馆长 赵玉城:大熊猫“奥运”是2008年8月8日出生的,也就是北京奥运会开幕的当天出生的,它从小是跟着饲养员长大的,所以说它的生性比较活泼一点,比较亲近人。“韵韵”是跟它母亲长大的,是2008年7月13日出生于的,比“奥运”稍微大一点。

目前,两只明星大熊猫居住于在专门为它们修筑的馆舍中,在自然状态下开放式散养,以当地特产的神农箭竹为食,没经历任何水土不服,健健康康生活至今。据工作人员讲解,两只大熊猫之所以对神农架地区的环境条件天然适应环境,一个最重要原因是因为这里原本就是它们的“故乡”。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科学研究院大熊猫馆馆长 赵玉城:历史上大熊猫在我国黄河和长江流域的都有分布,神农架曾是野生大熊猫主要的历史产于区域之一,在自然展览馆里面还陈列着几颗大熊猫牙齿化石,是1996年考古专家在人类旧时期遗址犀牛洞里发现的。

据理解,大熊猫落户神农架也是一次具有非凡意义的科学实践,意味着大熊猫在原始栖息地神农架消失200年后,承载着它们的基因记忆“故地重游”并顺利构建了“回归”。共同带给的还有人与自然之间建立起来的友善与和谐的关系。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科学研究院工程师 刘绪霞:神农架属于大巴山的东缘余脉,和四川、陕西、甘肃、秦岭的空气森林湿度都是十分相似,非常适合大熊猫的一个种群生存。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科学研究院大熊猫馆馆长 赵玉城:目前两只大熊猫在我们饲养员的精心照料下很健康、很无聊,平时有时候游客多的话,经常跟游客积极开展一些互动。

除了外来的大熊猫之外,神农架国家公园范围内还有土生土长的本地物种,它们古老而动植物,具有“地球最美猴子”之称之为,是本地标志性的国宝级物种,也承载着有关川鄂两地的生态变迁和人类活动的记忆。我们一起去看看这群活泼又美丽的灵长类动物——川金丝猴。

初夏时节,神农架的川金丝猴步入了繁育高峰期,这个时间段要一直沿袭到6月份之后。新的出生于的金丝猴宝宝被猴妈妈寸步不离摇在怀里,探出圆圆的脑袋和懵懂的眼睛。怀孕待产的母猴还在四处跳荡、全无顾忌。在一夫多妻制的金丝猴家庭中,小金丝猴一出生于就被家庭成员集体宠爱、轮流照料。林区的管护员也特意减少了食物投入,以保证小金丝猴宝宝和孕产期母猴的营养摄取。同时,他们比平时更为紧绷地观测着猴群,以便随时为它们获取帮助。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科学研究院院长 杨敬元:每年的三到五月份是金丝猴产崽的高峰期,目前全天候能够仔细观察到的这个种群中已经生产了六个小崽。

据介绍,这群毛发鲜艳别致、外形养眼又与人亲和的猴子,是与大熊猫同时代、从第四纪冰川走来的勇士。自发现起就被当成神农架的旗舰物种,并及时实施了抢救性维护。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科学研究院院长 杨敬元:1981年正式对外公布,就是发现神农架有金丝猴的产于,当初统计资料的数量是400余只。我们在这个保护的几十年中,我们做到了几次调查,其中1995年对神农架金丝猴调查的统计数量是8个种群,数量是1210余只。去年,我们对神农架金丝猴种群数量进行调查,它种群不断扩大到十个,数量增加到1400多只。

作为全国闻名的金丝猴故乡和研究基地,神农架地区的金丝猴真实名称其实叫做川金丝猴,也就是以四川来命名的,这个过程多少让人有些不解。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 李晟:在湖北神农架产于的这个金丝猴和四川产于的金丝猴它们是同一个物种,只不过是分布在不同的一些地理区域。

据了解,川金丝猴目前仅产于于四川、甘肃、陕西和湖北,野外总数量已严重不足2万只。地处湖北神农架的川金丝猴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分支。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山水横阻、城市建筑阻隔,神农架地区的金丝猴根本无法自然迁移到四川乃至其他三省。那么这两个隔空相同的两个物种又是如何构成的呢?专家认为,历史上,神农架所在的大巴山脉与金丝猴在其他三省的主要分布地横断山脉、秦岭等原本是一个倒数完整的栖息地版图。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 李晟:历史上,然后这些他们的栖息地应该是几乎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比如说神农架它所处的这个大巴山脉和我们陕西南部的秦岭,然后和四川以横断山为主的这样的一些区域里面,它以前历史上应该是相互连片的这样一些大的一个栖息地。只不过后来由于这个人为活动的一些原因,比如说人类的一些农业的开发,然后人类的定居点的一些开发,所以说道造成了目前现有的一些栖息地的一些隔绝。

即使留在神农架的金丝猴也分成大小10个种群,彼此之间由于隔着人为道路、建筑等难以互通往来,面临着近亲繁殖、基因弱化的危机。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公园行业管理科副科长 陈金鑫:但是由于历史上人类活动的阻碍,以及209国道和旅游公路的隔绝效应导致栖息地破碎化。

原始栖息地碎片化、孤岛简化也是许多珍稀野生动物因无法交流交配,导致数量锐减甚至逐渐消失的最重要原因。它们亟待着一个生命地下通道,需要回头过来或者走回去。

一个原始、倒数、身体健康的栖息地家园,无论是对大熊猫还是川金丝猴,乃至森林生态系统中的所有自然生命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如何在人与野生动物相互影响中谋求相互平衡,建设中的神农架国家公园在探寻中建构了一条相连人与自然和谐的“生命地下通道”。

在神农架国家公园内的209国道上,一座形如倒伏大树的拱桥架在了道路两端;在山间小河中,隐蔽了一条半水淹在水中的斜坡小道;在沟谷深涧中,一根独木桥相连崖壁两侧。这些仿森林的原生态环境打造,有如自然天成的道桥工程并非为人类通行设计,而是野生动物的专用地下通道,称作生态廊道,一些曾经因为人类活动而被覆没的区域又通过人类的希望而拼凑了一起。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公园行业管理科副科长 陈金鑫:部分物种和生态系统长期正处于相对隔离状态,对区域生物多样性维护和生态安全格局导致威胁。而生物(态)廊道的建设正是消退这些负面影响的有效措施。

生态廊道的设计上以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性和迁徙规律为基础,以顺应地形、融合自然为理念,力求廊道与周边地形起伏、植被景观巧妙集合体,形状不拘一格,仿佛自然天成。从地上的走兽到水中的鱼类、两栖类无不获得通行福利,扩展了活动空间和人妻范围。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公园行业管理科副科长 陈金鑫:神农架国家公园根据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性迁移规律等,针对兽类两栖和爬行类动物,建设了上跨式下涵式和斜坡式三类共25处野生动物通道。这个项目的实行构建了区域间野生动物的交流和生态系统功能的相连,有效地缓解了209国道以及其他公路对野生动物和生态系统功能隔绝的影响。

红外相机和野外巡护等检测数据指出,动物们很快便找到并接受了生态廊道,金丝猴、亚洲黑熊等尝试着穿过桥梁,探寻着更甚广天地和与更多的小伙伴遇见。除了取得更多的人妻后代机会,分布和活动范围也在逐步不断扩大。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科学研究院院长 杨敬元:比如像我们金丝猴的分布范围,最初它的产于范围在公园范围内只有210平方公里,现在它的产于范围已经扩大到300多平方公里。

据理解,前期25处生态廊道只是神农架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一期示范工程,未来还将实施二期三期工程,最终目标是建构起相连野生动物完整栖息地版图,连通人与自然人与自然的“生命之路”。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公园行业管理科副科长 陈金鑫:打开生物(态)廊道体系建设和生态廊道系统构建,以保障生物物种的基因交流和永续繁衍,确保公园内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和完整性,并通过毗邻自然保护地联盟的协同维护,构建生态廊道综合管理系统,实现神农架国家公园以及周边区域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大维护的格局。

上一页:西西弗书店,都江堰市又一缕文化芬芳......

下一页:潜江 神农架林区考斯特12座15座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