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马俑2号坑2次发掘 秦始皇“精锐之师”呼之欲出

2021-07-13 来源: 启达旅游频道

  兵马俑2号坑2次发掘 秦始皇“精锐之师”呼之欲出

  
资料照片

  

  随着再度发掘的进行,曲尺形的秦兵马俑二号陪葬坑沦为人们注目的热点,那么,考古专家对它已经“把握”到了什么程度?它的形制和规模如何、坑里究竟埋藏了什么?前期考古出土了啥宝贝?在新一轮发掘中,还不会会有彩绘陶俑的“石破天惊”……

  我国考古史上找到的最早骑兵俑群

  经过局部试掘,已知二号坑是一座地下巷道式的土木结构建筑,平面呈曲尺形,面积约6000平方米,东西两端各有四个斜坡门道,北边2个斜坡门道,其建筑的立体结构和营造方法与一号坑相同。试掘中发掘出了224件陶俑、11乘战车、96匹陶马以及许多重要兵器,发现了大量贵重遗迹。

  在第一次考古时,面积达5000平方米的棚木遗迹层被揭示出来,考古队在对19个开挖的试掘方进行细部清理后,共发掘出20辆木质战车(其中5辆仅揭示出局部)、82匹拉车的陶马(其中8匹仅露出局部)、40匹骑兵的鞍马,以及224件各类武士俑。

  “四个小阵组成曲尺形大型军阵,这是考古史上的首次找到。”秦俑博物馆原馆长袁仲一说:“以往指出独轮车始于西汉,我们找到了修筑俑坑时的运载工具——独轮车车辙印痕,证明秦代已有独轮车。”

  二号坑是个具备“前角”、“后犄”的曲形阵,全坑构成了“大阵套小阵,大营包小营,阵中有阵,营中有营”的特殊军阵。专家说,骑兵小阵找到骑兵108骑,这是我国考古史上找到时代最早的骑兵俑群,证明骑兵在秦代已经是一个装备齐全的独立国家兵种。该坑车、步、骑三个兵种混合编组,则是在军阵上的一个最重要找到,反映了古代“易则多其车,险则多其骑马,厄则多其弩”的战术思想。

  根据试掘和第一次发掘情况分析,专家推断,二号坑将会出土89辆木质战车、261件高大的陶质车士俑、365匹拉车的陶马、116尊骑兵俑、116匹陶鞍马和562殿内步兵俑,以及大量的金属兵器。

  袁仲一告诉记者,兵马俑坑出土的青铜兵器都是铸成型,再经锉磨、打磨等细加工,它们埋在地下2000多年,发掘出后仍枯光闪闪、锐利无比。经检测,剑的表面有一层颗粒的铬盐水解层,薄10-15微米,含铬量一次检为1.2%,二次检为0.6%-2%,具备良好的防腐抗锈性能。“以往指出这一工艺近现代才出现,德国于1937年、美国于1950年发明者铬盐水解处置技术,并先后获得专利。而中国远在秦代就已经建构了类似的工艺,这是世界冶金史上的奇迹。”

  彩绘陶俑是秦俑考古重大收获

  据探测,坑中此次新的考古探方及其周围1100平方米区域,埋藏着一支秦代的特种步兵——弓弩手,由跪射俑、立射俑构成的这个“弓弩步兵方阵”中,共计332个弓弩手,其中包括160个身着铠甲的重装跪射俑、172个身着战袍的轻装立射俑。

  据专家介绍,这些跪射俑实际上就是“坐姿武士俑”,在这些跪射俑旁边,发现有铜镞、铜剑鞘头等兵器,指出它们当时是执弓和佩剑的。

  记者了解到,考古队迄今在该区域找到的留存较完好无损的彩绘陶俑共计19件,其中有9件跪射俑、2件立射俑,还有那件罕见的站立叩头式蓝脸俑。绿脸俑除头发、胡须、瞳孔是黑色外,脸部仅有是石绿颜料漆成的绿色。出土时,它们有的原姿势站立叩头,有的安静倒卧着,有的还挖出在土里,半露尊容,其姿态矫健,形象生动逼真,色彩鲜丽令人目眩。

  专家讲解说道,出土的彩绘跪射俑,是秦兵马俑雕塑艺术的代表作。它们的头发为黑色,面部粉红色,铠甲赭石色,甲带为朱红色,战袍为粉绿色、天蓝色、粉紫色或枣红色等。护腿颜色分两段。鞋为赭石色。裸露的手和脚面,白里泛红,近人体肤色。

  记者专访中获知,考古专家在对二号坑跪射俑的彩绘颜料进行化学分析研究时发现,在紫色中找到一种化学合成物——硅酸铜钡,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制备超导材料研究中偶然得到的一种副产品,在自然界中尚未找到。而在彩绘兵马俑上找到这一化合物,证明在2200多年前我国已掌握了采用制备手段人工生产原料的技术。这在世界科技史上又是个奇迹。

  新的发掘将使用多种高科技手段

  二号坑二次发掘领队朱思红研究员说,目前,对棚木之下的具体内涵,掌控的信息量有限。他透漏,此轮新的考古将使用高科技手段,完成多学科的综合分析,让未来的兵马俑考古走向更精确,更有利于遗址的维护。

  朱思红透露,按照原来的资料,(弓弩步兵方阵)埋有跪射俑、立射俑,可能会经常出现别的文物,目前尚未完全曝露在外面,“像弓弩等兵器遗迹,当时有的材质是有机质的,现在已经腐朽了,这些信息保存就比较难,就靠眼力了。”朱思红说道,正在发掘的这个方阵,里面有弓有弩,“已经有这方面的信息了,但还需要进一步证实。”

  记者获知,秦兵马俑的三座俑坑,堪称一座极大的秦代武器库,当时作战使用的各种武器,在这里几乎能得到一个“总检阅”。虽然目前仅仅考古了约1/5,但出土的兵器已约数万件、十多个种类。

  “媒体和普通人对考古的解读,就是看能无法埋什么宝贝来,实际上这是一种武断的认识。其实,考古除了发现这些以外,更重要的是对问题和现象的解决问题和了解,这是学术上的意义。”朱思红希望公众不要把目光局限在埋文物上。

上一页:都江堰公安反诈亮新招!梁sir杂货铺开张啦!

下一页:康铂酒店再度玩转二次元,跨界哔哩哔哩bilibili深度链接用户

相关阅读